版权所有 木心美术馆
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
地址:中国•浙江 乌镇 西栅景区
电话:0573-88731822
邮箱:infos@muxinam.com
浙ICP备09047744号-10
开馆特辑 | “木心逃走了,我们今天进美术馆去找他”


木心美术馆正式开馆了

诗人Alfred corn在开幕式上说:

“在我的想象当中,他是一个气度不凡,目光睿智而神秘的人,一见面就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,我从来没想到命运有一天会把我带到他童年生活过的地方。”


2015年11月15日,我们因木心而聚到一起,命运把我们带到他的故乡——乌镇



在纽约,木心以画家面世。在中国,木心以文学家面世。木心美术馆的落成,让文学家木心和画家木心终于得到了完整地呈现。

11月15日,这令我们期待已久的一天,让我们一起见证。



新闻发布会


从左至右为徐泊、陈丹青、Peter Rand、陈向宏、巫鸿、张子康、冈本博、林兵


来自世界各地的70余家媒体



开馆仪式

桐乡市市长 盛勇军先生致辞

   “木心先生是一位从乌镇走向世界的传奇诗人,是一位融汇东西方文化与美学的艺术大师,也是一位对故乡情谊深厚绵长的归乡游子……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在这里架起了中国与世界的信息桥梁,今天,木心美术馆的开馆,又为中国,为桐乡,为乌镇,架起了一座通向世界的艺术之桥,让古老而又现代的东西方文化在这里交融,发光。”


中国美术馆副馆长 张子康先生致辞

“对于艺术家而言,他的生命应该是艺术作品的生命。木心美术馆将木心先生艺术作品的价值进行了挖掘和深化,拓宽了其作品生命的长度和宽度。所以说,这是一座用心而建的美术馆,有思考、有深度。

   ...遵照先生的遗愿、秉承先生一直提倡的美学追求,木心美术馆本色、简约、宁静,又饱含深情。作为木心先生的弟子,陈丹青馆长勤勤恳恳、兢兢业业地监督、管理着美术馆的建造、展览筹备和学术的建设,用情之深,不可谓不感人。所以,我想,这还是一座有温度、有情怀、有情义的美术馆。”


美国诗人 Alfred corn先生发言

   “木心是一个中国艺术家,也是一个属于世界的艺术家。即便在西方也很少有人能比及他在西方文化和传统方面的造诣,又能娴熟地将这些知识融汇贯通,更不用说他对于中国文化的精通了。而他的人生也非常精彩,在逆境和放逐当中,一个人对于生活和艺术的执着热爱为他的生命浇注了营养和力量。木心的一生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。大家都知道木心回归故里,在这儿度过了他人生的最后岁月,在他的文章《童年随之而去》当中,一个小男孩弄丢了他漂亮的蓝色小碗,他童年的自由和纯真也随之而去。如今乌镇成立了木心美术馆,就为木心,也为世界找回了那只属于他的小茶碗。”



美国国家文理学院院士,芝加哥大学东亚美术中心主任 巫鸿先生致辞

巫鸿先生是第一个在美国为木心策划展览的人,他与木心相识多年,如今在美术馆中得以再见木心,其感受很难一言述尽。他认为像木心一样已经离去,成为历史,但又离今天并不遥远的艺术家,其创作颇有可供研究的空间。“(对于美术馆而言)目前正有很复杂的事情发生。”


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总编辑 刘瑞琳女士致辞

“2007年5月,我和几位同事第一次到乌镇,由陈老师带着拜见了木心先生。跟先生一起晚饭后,我和同事坐在月光下的石桥上,惊叹见到了天人。尤其印象深刻的是先生说到他和陈丹青在纽约第一次长谈后,他用“好悬啊”三个字来表达:幸亏人生相遇。那次我们离开乌镇时,陈老师送我们到渡口,有一种依依惜别的感觉,我知道乌镇还会再来。”



加州大学文学史系童明先生致辞

“我和木心对话达26年。每次都情不自禁谈到尼采、尼采的思想、尼采精神家族的人物,如同家常。木心会说:‘尼采有时候心情不好,跟我们在一起,他会快乐起来’。于是,我们就设想,见了尼采我们谈些什么。有一次我故意问木心:‘尼采是德国人,一定是喝啤酒喝葡萄酒,不知我们的黄酒他会不会喜欢。’木心肯定地回答:‘我们陪他喝黄酒,他一定喜欢黄酒。’事实上,当时的桌上什么酒都没有摆。”



上海作家孙甘露先生致辞

   “今日的生活,以它的繁复、曲折和多义,召唤着艺术家的创作,而遗存给后世的作品该如何保存现时代最重要的信息,如何以它特殊唯一的面貌标识出当下,又该如何保有无可替代的价值,使作品真正闪耀着中国古典文学曾经具有的荣耀和光辉?

我想,木心美术馆能够见证这一切。”



馆长陈丹青先生致辞



(摄影/杨明)

大家好:

今天是乌镇的大日子,我为乌镇高兴!为乌镇骄傲!

十多年来,我亲眼见证乌镇的重生,乌镇人有志气、有办法、有远见。如今中国到处起建美术馆,我很想知道:各省各地有哪座小镇建了这等大剧院?这等美术馆?

我要大声说:乌镇牛逼!可是,乌镇人知道,二十年前的乌镇,怎样换来今天。

1995年元月,木心独自潜来乌镇,眼看故园破败萧条,回纽约后写道:“我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2000年元月,木心听到了家乡的邀请:回来吧,安度晚年。就在那一年,乌镇东栅的改造,正式启动了。

2005年五月,木心再到乌镇,给家乡子弟搀扶着,探看正在改造的西栅,第二年,他就乖乖地回来定居了。

2011年七月,陈向宏陪木心在我们此刻聚会的道路对过,选定美术馆馆址。过了五个月,老头子忽然全身而退,躲开了,不见了,没有了。

小小乌镇的二十年故事,剧情不断,但事先没有剧本。木心,向宏,乌镇人,当初没想到家乡会牛逼到这个地步,他们只是苦干、能干、敢干,结果呢,旅游业不去说了,居然弄成国际戏剧节,居然弄成木心美术馆,明年还要玩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,我再次大声说:乌镇牛逼!

可是木心逃走了,我们今天进美术馆去找他。

这座美术馆,要感谢的人太多。我已经是乌镇人了,向宏,自家人先不客气——我要感谢冈本博、林兵、法比安!从土建动工到今天,整整四年,他们盯在现场,我没见过这样的设计师。法比安接管内部总设计,住在乌镇超过四百天,他甚至学会了中文,和工头、工人打交道。

我还要感谢所有工人师傅,全馆清水混凝土是一块块木条慢慢浇出来的,春夏秋冬,苦死了!几天前他们还爬在十米高的墙上,张挂大旗。可惜工人阶级时代过去了,现在没一位师傅坐在这里,他们又去干活了。

其他朋友请谅解,我不能一一致谢。今天,我相信,除了木心的老哥们儿、老学生,在座的新朋友,可能读过木心的几页书,但木心的画,是头一回看见。我要提醒大家,有位观众和我们一样,也没参观美术馆,这位观众,就是木心。

为什么呢?因为他从1946年在杭州办过个展,此后整整六十五年,直到逝世,从未在中国办过展览,更没福气看见自己的美术馆,看见他的画被这等考究地摆起来。

这是木心的命。四年前的今天,十一月十五日,他给抬到医院,躺倒了,插了管子,满口胡话,扔下一辈子心血,统统留给美术馆,自己躲开、消失、没有了。

这是木心的命。他到七十九岁才刚在母国出版他的书,今年木心八十八周岁,才刚在母国展示他的画。木心说:“你们看我的画,我看你们的眼睛。”诸位已经面对他的目光,等会儿进美术馆,老头子就在每间角落看着大家。

好了。趁他注视我们之前,我留出三分钟,请大家先把木心来看了。不过预先警告:这个短片非常莫名其妙,非常无厘头,但是,非常木心。我要特别感谢导演梦茜的反复剪辑!短片的题目,叫做《1994年》。

谢谢大家!


剪彩仪式





尼采情景朗诵会

《我不是人,我是炸药》